家教时我爱上了那个女主人

2019-11-23

  大姐的一席话,让我一下子感到了温暖。

  我家在外地。在石家庄求学的这几年,一直干着家教。这样,一来可以有些收入,减轻家里的负担。二来可以接触接触各色人等,积累一点社会经验。毫不谦虚地说,我的学业算得上优秀,教起那些孩子来,应该说是得心应手。

  和大姐认识是在去年2月底。记得春节后刚开学的一天,一位王阿姨打电话来,问我愿不愿意再接份家教——大二的时候,我教过她的孩子,成绩相当不错。王阿姨说,她的一个同事要给她正在上小学的儿子请家教,于是她就推荐了我。当时我只带着一个孩子,空闲时间还是有的,所以立马就答应了。

  王阿姨说的就是那位大姐。

  一天晚上,王阿姨领我来到大姐家,说是先见见面,彼此提提要求什么的。那晚大哥也在,哦,忘了,大哥就是大姐的丈夫,我的学生则是他们的宝贝儿子帅帅。

  大哥大姐很热情。大姐那天穿了一件什么颜色的毛衣我忘了,只记得她谦和地说着话,让我觉得很亲切。本来嘛,到了陌生的人家,虽然说是靠本事挣钱,但总还是有些拘束的,大姐真是善解人意,可能是为了消除我的拘谨,她笑着对我说:“别老师老师地叫我们,就叫大哥大姐吧。从今天起,你可就是帅帅的老师啦。”

  说真的,在这之前我干过不下数十份家教,可是没有一家主人让我产生过这种感觉。虽然以后大家相处得也都还不错,可那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互之间慢慢感化的。而大姐的一席话,让我一下子就感到了温暖。我在心里对自己说,无论帅帅怎么调皮,基础怎么差,我都一定想办法调教好他——我不能辜负大姐的期望。

  大姐是个很有生活情调的女人。

  大哥大姐同岁,今年是本命年,36岁了吧。大哥在一家营销公司做业务,具体干什么我不清楚,只知道他要经常出差。大姐呢,在一家社区医院当大夫,温柔贤惠。据我观察,她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调的女人,爱家,爱孩子,闲暇时也爱看书。他们家的窗帘、沙发套什么的,都是她亲手做的。大姐和大哥看起来感情挺好,我从没见他们吵过架。可是大姐有一个缺点,那就是对孩子太溺爱。

  帅帅那孩子,说起来挺聪明,论玩比谁都厉害,可是学习上却是马马虎虎。据我以住的经验,如果按常规给他讲课,绝对不起任何作用,只有采用迂回战术才能有效果——我首先得了解他,和他交朋友,然后再抓学习的事儿。

  帅帅挺难缠,他对补课非常不感兴趣,似乎对我也很反感,不过我没灰心。过了几天我发现了帅帅一个爱好——喜欢足球,这正中我的下怀——我也喜欢足球。以这个为由头,我和他的话题渐渐多了,关系也开始融洽起来。当我把托朋友搞到的中国球星的签名,以及珍藏多年的罗伯特·巴乔的画页送给他时,帅帅一下子就把我当成了铁哥们。我抓住机会,趁热打铁引导他的学习兴趣,给他补课。别说,还真管事,他的成绩提高很快,期末考试时在班里的成绩往前提了十几名。

  每周我给帅帅上三次课——平时两个晚上,加上周六的下午。每次去了,我就直接到帅帅的小屋里。课间休息时,大姐会招呼我到客厅里,喝水或是吃水果。有时赶上了,也在那儿吃顿饭,不过不是经常。我给帅帅上课时,大姐要么做家务,要么靠在沙发上看书,有时看专业书,有时也看文学书。大姐温文尔雅的,给人感觉很舒服,就是人们说的有气质。

  当大姐往我碗里夹菜时,我一阵慌张。

  说实话,我很尊重大姐,也有些喜欢她。因为我一直觉得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我自己也弄不明白。直到那一次——

  那是去年7月中旬吧,因为天太热,我冲了个凉水澡,大姐听到我浓重的鼻腔就埋怨道:“这么大小伙子了,也不知道照顾自己。”边说边递上水杯和药片。看到大姐怜惜而疼爱的目光,我忽然想起一个人——我中学时的语文老师。她们两人眉宇间流露出的关爱如出一辙——怪不得我感觉她眼熟呢。上中学时,语文老师对我不错,她很漂亮,同学们给班主任打分时,我给她打了9分,最高分。我是语文课代表,所以平时与她接触的机会多一些。

  记得一次上体育课,我不慎摔破了腿,小伤,我没在意,下课后去办公室拿作业,语文老师看到我的伤,马上站起来:“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眼里满含了怜惜。也怪,老师这么一说,我的腿立刻不疼了。语文老师也不知道我喜欢她,不过,这件事我谁都没说,只藏在心里。

  认识大姐后,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又有了这种感觉。那次去书店,路过大姐供职的医院,心想进去看看吧。门诊门口的长椅上坐着不少候诊的病人,大姐正忙着给他们一一诊断。人多很乱,但大姐一点心烦的样子也没有。她端庄地坐在桌前,面带微笑,问着,答着。我没有打扰她,而是站在门口,静静地、入神地看着她。

  一次,给帅帅讲完课,已经错过了食堂开饭时间,大姐留下我吃饭。大哥边吃边说着公司里的事情,大姐则一个劲地劝我多吃。我不敢抬眼看她,只是闷头吃饭,心紧张得快掉出来。当大姐再一次往我碗里夹菜时,我一慌,自己的筷子竟然掉到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