牵手回忆在香榭丽舍大道上

2019-11-23

  说起巴黎,大多数人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四个字——“浪漫之都”。的确,风光如画的塞纳河畔、霓影缤纷的香榭丽舍大道、壮观宏伟的艾菲尔铁塔…… 无一不让人神往。刘溢和鄢妮的爱情正是在这浪漫之都生根发芽,但当记者让他们谈谈浪漫的爱情时,这对新人相视一笑:“好像,浪漫跟我们俩一点都不沾边。”

  新人档案

  新郎:刘溢

  年龄:29岁

  星座:金牛座

  新娘:鄢妮

  年龄:31岁

  星座:双鱼座

  结缘

  留学法国住在同一屋檐下

  2001年,工作四年的刘溢辞掉了南昌的工作,去法国巴黎深造。在法国的语言学校安排的住处里,他认识了一群和他一样从中国来的留学生,四川妹子鄢妮就是其中一个。“当时学校给中国留学生租了一个别墅当宿舍,两人一间。鄢妮正好住我隔壁,我们白天是同学,晚上是室友。”回忆起第一次见鄢妮的情景,刘溢觉得没什么特别的,“当时刚到法国,还顾不上想别的。”

  不久,比刘溢早来法国一年的鄢妮因为申请去了其他学校,搬到另一个较远的学生公寓居住,但那个地方没有什么中国人,时间一长,鄢妮就觉得很闷, “和法国邻居也可以沟通,但总碍于文化的隔阂。我还是喜欢和中国人聊天。”于是,只要有空,鄢妮就会溜回原来住的别墅找同学聊天,时常会遇到刘溢,有时聊晚了,鄢妮就在别墅住下,刘溢会自告奋勇打地铺。两人就这样日渐熟络起来。

  相恋

  牵手香榭丽舍大道

  两颗年轻的心在巴黎渐渐靠近。随着鄢妮去别墅的次数越来越多,刘溢打地铺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。“我们还真的没有问过对方愿不愿意做男友、女友这样的话,就是觉得脾气对了、感觉对了,什么都对了。”2002年底,两人幸福地牵手走在香榭丽舍大道上。

  异国他乡相濡以沫

  2003年初,刘溢和鄢妮都考上了法国某大学的国际贸易硕士专业,开始了艰苦的读研生涯。“还没毕业的时候,我一直都在餐馆做服务生,中餐、日餐都做过。”鄢妮说,刚开始打工时,由于经验不足,时常被老板骂,觉得很委屈的时候,只能回家找刘溢安慰自己。

  刘溢那时的工作比鄢妮稍微好一点,他是骑着摩托车为餐馆送外卖,除了不太和老板打交道外,还能得到一些小费。两人靠打工在法国一个月能赚七百欧元,相当于七千元人民币,在法国仅仅够二人生活而已。

  虽然上课、打工让他们没有时间感受巴黎的浪漫,但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快乐。他们养了一条小狗,名叫丫丫。丫丫是一只非常活泼的英国小猎犬,时常“汪汪”叫,抗议主人太忙不陪它玩。所以,“内疚”的主人一有空便会带它去公园散步,看着丫丫快乐地奔跑,他们就觉得很快乐。

 他送上戒指求婚

  打工、睡觉、上课这种周而复始的生活一直到2006年才有所改善。鄢妮和刘溢顺利拿到硕士学位,鄢妮在巴黎找到一份行政的工作,薪水提高了许多不说,还比较轻松;而刘溢凭借在日本餐馆打工的经验和朋友合开了一家日本料理店。

  2006年底,经济渐渐好转的二人把结婚提上了议事日程。当时,刘溢买了一个戒指送给鄢妮,然后说“差不多该结婚了吧”。鄢妮嗔怪:“你看,他就这样求婚的。”后来,婚庆公司知道他们没有求婚仪式时,就安排了在婚礼上补上。

  圆满

  找到真爱别无所求

  2007年7月22日,回到国内的刘溢和鄢妮在南昌摆喜筵。在隆重庄严的结婚进行曲伴奏下,鄢妮挽着父亲的手,缓缓走上红地毯。在百合花和粉色气球环绕下的拱门前,刘溢手持戒指单膝跪地,向美丽新娘鄢妮说出求婚宣言:“亲爱的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新娘甜蜜地说出“我愿意”三个字后,全场礼炮齐鸣,燃放焰火,宾客起立鼓掌。

  鄢妮说:“有首法语歌叫《伊莲》,歌中唱道:我的名字叫伊莲,我在找寻我的爱情,如果每夜晚归都有人在等我,我会别无所求。刘溢就是我已经找到的那个人。”

  爱情片断

  门洞里娇艳的红玫瑰

  鄢妮至今难忘的是,两人在法国共度的第一个情人节。那是2003年2月14日,刘溢和鄢妮约好一起去共享情人节大餐。当天,鄢妮在家打扮妥当等着刘溢。门铃响了,她从门洞看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大束娇艳的红玫瑰。“要知道,法国当天的红玫瑰比国内贵了几十倍,对于那时还没有打工的穷学生来说,真的算是非常奢侈了。”

 共赴德国感受世界杯

  虽然没空一起去巴黎的名胜感受浪漫,但是2006年世界杯两人却没耽误。“我本来就是球迷,所以非常想去看在德国举办的世界杯赛。于是就和鄢妮在网上订票。我们订的是16进8的比赛,在网上订好票之后,一直在等组委会给我们打电话。等了很久没消息,我们又不停地写信去问,最后在比赛的前三天,终于告诉我们有票,我们就幸福地去了德国。”刘溢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兴奋。

  鄢妮虽然对足球没什么兴趣,但能亲身看一场高水平的足球赛,也十分开心。“那天是法国对西班牙的比赛,我们脸上画着乱七八糟的油墨就开心地进场了,虽然我不怎么看得懂,但球迷营造出来的氛围让我很享受。”

  后记

  我们还是会回国

  说到以后的生活,刘溢和鄢妮显然已经有了非常详细的计划。“我们接下来会一起去香港度蜜月,然后再回法国。刘溢继续经营餐馆的同时,还打算接着读博士。我还在考虑要不要读博士,或者先要个宝宝。”鄢妮笑着说,“不过,我们始终是要回国的,毕竟法国是别人的地方,不是我们的家。”刘溢立即接着说: “我觉得南昌就挺好。”